????这和尚平平无奇,看上去也一点儿也没有威胁性,确实没法激起白浪任何的警惕性——但是这就是最大的异常。这和尚走到白浪面前,白浪依旧没有任何警惕,中年和尚合十为礼,“施主有礼了。不知施主站在此地,可是有什么疑难?老衲或许有办法。”白浪上下打量着这和尚,“大师是什么人?”他终于察觉到了异常。

????似乎有一种力量在无声无息地渗透白浪的身体跟心灵,让他兴不起战斗的欲望——只对于这位和尚。白浪提气,南斗白虎拳的真气勃然喷发,但是最后依旧摇头摆尾如同老虎的日常一般开始了打瞌睡......

????那中年枯干和尚微微一笑,“老衲大颠。”随后他就这样看着白浪喔唷一下盘坐在地上。这老和尚给白浪的感觉太过于诡异,没有什么压力但是硬是让他提不起力道。“施主且随老衲来。”大颠招了招手,白浪身不由己地就跟在了他身后。这老和尚带着白浪,就这样堂而皇之地走进了静念禅院。

????白浪跟在这个大颠法师身后,心中也是惊涛骇浪,“这老家伙是谁?他怎么做到的?我靠我怎么不记得大唐双龙传里面有这样的和尚?这个水平随随便便就一统天下了好不好!”白浪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出大唐里还有大颠这种家伙,大概是又一个扫地僧?大颠带着白浪就这样迎着灯火通明的佛堂走去,一路上遇见的僧侣对他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任凭他们就这样过去。

????白浪很清楚地知道这些僧侣一点问题也没有,但是就是看不见听不到白浪跟大颠二人,白浪也试着去抓那些和尚,但是他总是在即将触及那些僧侣的时候滑手——即使是碰到了对方,那些和尚也非常正常地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就好像被“打到”的事情不存在一样,周围的和尚也一如寻常。

????“不用试了,你触及他们的时间不存在。”大颠没有制止白浪的举动,他只是淡淡地说道。“这等本事绝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能有的!”白浪刚刚想到这个,那大颠便又说道,“老衲看见施主倒是想起昔日故交,那家伙昔年纵横天下,那股气似乎在施主身上倒是有那么一二分。”

????大颠转过了身体看着白浪,嘴角带着微笑,“那周叔弼教了你多少?”

????白浪一开始倒是真不知道周叔弼是哪个,但是这个只需要一转眼就能想出来,原来那狒狒妖怪有个名字叫周叔弼。白浪立刻想起了这妖怪师傅上一次来的时候跟他说的话,“这大颠定是那贼配军跑路之前说的老仇人兼老熟人,还说要我记得问他要好处!妈的这都是跟贼配军一个级别的大佬!开口要好处?送我去轮回的好处?”

????白浪还真不敢开口要好处,眼前的这个就是狒狒嘴里说的能拿好处的大佬,但是就那狒狒的调调,鬼晓得真开口了会有什么好处。大颠继续前行,而白浪的身体自动地跟上。大颠一边走,一边顺便对佛像合十为礼,虽然非常恭敬,但是白浪总觉得其中带有极大极深的恶意与嘲讽。

????“周叔弼定然叫你见了老衲之后要好处。善哉善哉,既然是故人之言,倒也是确实有好处给你。”大颠带着白浪越过了三座佛殿之后说道。“今日观此处僧院丛林,见此处各比丘形状,老衲真心喜悦。”大颠笑道,“这释迦牟尼的佛法,终究是它自己走了外道。”

????“众生皆苦不得解脱。”大颠口中说道,“此世亦是不容老衲施展甚深妙法,也罢。”大颠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带着白浪走到了铜殿门口。一路上白浪见到了四大圣僧,也见到了托着铜钟的了空,但是他们同样对白浪视而不见。白浪已经不会奇怪了,大佬的力量又哪里是这些凡夫俗子所能知晓的。

????虽然还不知道大佬到底是个啥,但是肯定已经不是人类了,之所以还有一张僧人的外皮,搞不好只是因为大佬乃是——“天魔呗,佛魔一体两面。眼前这位多半是个天魔。”白浪所猜测的虽然不中,但是倒也不远了。大颠正是他化自在天魔而且跟那狒狒勾连甚深成就他自己的正果。

????铜殿之中的供桌上就放着用黄金镶了一角的传国玉玺,大颠根本没有动,而白浪则是上前去仔细打量了一番,还伸出手来将这和氏璧拿在手中细细地把玩了一番。确实很奇怪,白浪能察觉到这个和氏璧似乎在呼吸天地之间的元气——一涨一缩,但是引动的元气却被铜殿所隔绝。

????白浪自己的真气也有微微被引动的样子,“你这是先天真气,而且与此世不同。换成另外随便一个人,恐怕都会内力失控——虽不会死,但是也是一桩麻烦。”大颠平和地说道,“送与你的一桩好处便着落在这和氏璧上了。”言罢,他也没有什么动作而白浪自己上半身的衣服直接飞了,露出白浪强壮的身体。

????白浪动弹不得,只能是以打坐的姿态固定不动,他只能看见大颠缓缓地走上来,拿着那传国玉玺。和氏璧在这和尚的手掌上悬浮了起来,由内而外散发出奇异的光芒,但是白浪什么也没有感到,天地之间的元气似乎在这大颠手掌上三尺直径的一个球体里也纹丝不动了。

????和氏璧亮度已经难以直视了,而且在大颠的掌心上好像亮光团还在扩散,似乎是这个和氏璧“碎了”。大颠走到了白浪背后,白浪的脖子没法动,他根本看不到这个大佬要干啥。“反正也阻止不了跑不掉,大佬要干啥就干啥吧。”白浪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下一刻他的背脊就感到了如同火烧一样的感觉。

????白浪苦修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以及南斗白虎拳,这具肉身早已经被外门神功打磨得如钢似铁,号称刀枪不入。但是这一刻,白浪察觉到了自己的皮肉被撕开了——似乎是大佬的手掌还是手指在他的背脊上比划。




欢迎大家访问:四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shu46.com/book/98785/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