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管家是姜睿的管家,这会儿说“我家先生”那自然指的是姜睿了,也就是说,沈言居然是姜睿刻意请来的客人,而且看林管家的态度便也知道沈言对姜睿是比较特殊的……到了这会儿,大家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某些传闻——姜睿跟沈言之间有暧昧,沈言拍的那部戏,姜睿也是投资方大佬之一。

????这样一想,众人立即庆幸刚刚没像那两个蠢女人一样去找沈言的麻烦了,同时也想看看,他们会如何处理那两个女人,也好知道这沈言在姜睿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分量。

????而那林管家在跟沈言打完了招呼之后,沈言只是面色淡淡的点了下头,竟出乎意料的没准备深究,只对身后那个赵助理淡淡的说了一句,“走吧。”

????不是沈言大度,只是她不愿意借姜睿的手来做什么,她就是个卧底,绝不想欠姜睿任何东西。

????那两个女人本来看到林管家为沈言撑腰,顿时吓的腿都软了,却没想到沈言居然没计较,跟林管家点了个头就走了,两人顿时大喜过望,正待夹着尾巴找个角落躲起来,却不想那边的林管家忽然脸色一沉,“两位,先别急着走了,刚刚的事可得给个交待!”

????众人本还以为沈言这么窝囊,怕是看不出什么了,却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即便沈言没计较,林管家却也没打算放过那两个女人!

????众人心中又是一凛,如此看来,那沈言在姜睿那边的分量,怕是不轻。

????姜睿是把持着Y国进出口贸易的大佬,所以即便在Z国产业少的可怜,却也绝对没人敢随意得罪的,就算来的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也完全没人敢轻易跟姜睿作对。

????如此看来,这沈言,还是避着些为好。

????众人正心里琢磨着呢,那边被林管家叫住的两个女人更是一脸快哭了的模样,颤颤巍巍道,“林……林管家,抱歉,我们并不知道沈……沈小姐是姜先生的朋友!刚刚是我们口出不逊,是我们的错,请您大人有大量饶过我们!”

????说着,两人还自报了家门,希望林管家能看在自家父亲的份儿上不跟她们计较。

????只不过,两人的父亲在这和一众人里也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人物,说出来之后林管家的脸色都没半点儿变化,只淡淡道,“今日来的都是姜先生的客人,亦都是姜先生的朋友,难道两位看不出这是私人宴会?在姜先生的私人宴会上随意找人麻烦,抱歉,我们姜家可不欢迎这样的客人,来啊,带着两位小姐离开!”

????两人顿时面色一白,“林管家!您高抬贵手!我们真的知道错了!”

????然而林管家却面色冷淡,半点儿情面也没留,直接就让人把两个女人给丢出去了。

????等到处理完了这场闹剧,他这才面向众人,脸上也带了点点笑意,“诸位,刚刚的闹剧让大家见笑了,接下来诸位请继续,稍等一会儿晚宴就正式开始了。”

????众人自是连连赔笑,不过即便心中对沈言十分好奇,也终是没人敢再随便撞上枪口去多询问什么了。

????而沈言那边被赵助理推着离开了一楼会客厅,然后直接带去了二楼的一个房间,看起来像是一件会客室,赵助理让她稍等片刻,随后便去叫姜睿了。

????沈言不动声色的打量了房间一眼,随后果然在房间一角看到了监控器,看来这姜睿果然是疑心病很重,不止走廊上,各个房间里也都有。

????坐着等了片刻,门被推开,沈言抬头看过去,果然就看到一身黑色西装,看起来十分儒雅的姜睿走了进来,在他进门之后,门口的赵助理十分贴心的关了门。

????看着姜睿朝自己走过来,沈言直接问道,“简修呢?”

????姜睿的脚步微微顿了下,脸色沉了沉,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沈言,果然还是我对你太好了,所以才让你如此肆无忌惮,一见到我就提别的男人,谁给你的胆子?”

????“……”沈言对姜睿有点儿无语,这语气,他还真把自己当皇帝了不成?微微皱眉,“我们打赌我还没有输,现在我跟你还没有任何关系,我来也是为简修来的,为什么不能提?”

????沈言回怼的如此理直气壮,姜睿脸色更阴沉了几分,片刻之后却又好似想到了什么,面色顿时好看许多,只是轻挑了下唇角,“呵,放心,今天我就让你臣服于我!”

????沈言回以一个讥讽的笑,“做梦!”

????姜睿对于沈言一再的激怒,这会儿算是彻底的面无表情了,甚至还从茶几上拿起一个盒子递过去,“戴上。”

????沈言微微皱眉,“什么东西?”

????姜睿语气傲然,“今天你是我的女伴,自然不能太寒酸被人笑话。”

????沈言打开盒子,一套晶莹剔透的翡翠首饰躺在里面。

????沈言不太懂翡翠,但是看这浓郁的绿色和通透的质感,也知道这定然是极好的翡翠。

????一条项链一条手链还有一对耳坠,金属部分是铂金,上面钻石与翡翠相互点缀,很是瑰丽而夺目。

????沈言看着,脑海中莫名浮现出一句话来:戴上这些,我就是这条街上最靓的仔!

????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沈言轻咳一声,“那个,我能不戴么?太昂贵了,跟我的身份可不太匹配呢。”

????大概是沈言这句话稍稍取悦了姜睿一点,他顿时扬了扬唇角,淡淡道,“让你戴就戴,我说了,你是我的女伴,太寒酸了会给我丢人。”

????“……”那就是必须戴了。

????沈言真心不太喜欢这套哪里都写着“我很贵”三个字的首饰,尤其刚刚进来的时候她还引起了一点风波,当时所有人都看到她的打扮来着,这会儿戴着这些东西,简直就像是在向全世界宣告:我被姜睿包养了!

????尽管知道成功把姜睿扳倒之后,她的所有绯闻就都能被澄清,可是这会儿沈言还是挺抗拒的,不过可惜,抗拒无效。

????最终沈言到底还是戴上了那套首饰,随后跟姜睿不冷不热的说了几句话,忽然门外的赵助理就敲了敲门,“先生,简先生来了。”

????沈言眸子顿时一亮,“简修来了!”

????姜睿当即不悦的看了她一眼,“你这两天不是天天跟他厮混在一起么?听到他来了需要这么高兴?”

????沈言瞥了他一眼,“只是看你这张脸看够了,有我喜欢的脸来了,我自然高兴。”顿了顿,她又扯了扯嘴角笑了,“而且,你在简修身边折腾了这么久,今日再不成功,你也该认输了吧?”

????姜睿眯了眯眼睛,随后便也似笑非笑道,“好啊,如果今天不成功,我就再也不打扰你们。”

????“这可是你说的!”沈言眼睛亮了亮,随后微笑,“所以我今天之所以会来就是要看着他的,有我在这里,你休想用任何龌龊的手段逼他就范!”

????“那就拭目以待好了!”

????简修差不多是踩点儿来的,所以他这一来,晚宴也差不多就要开始了,姜睿跟沈言便也没再多留,直接下楼往客厅去了。

????姜睿的别墅很大,楼下客厅举办个宴会也不显得拥挤,沈言粗粗看了一眼,来的怎么也有四五十人了,不过她还是很轻易的一眼在人群中找到了简修。

????两人隔着人群,眼神遥遥的交互了片刻,随后沈言浅浅一笑,将目光放在了简修身边的人身上。

????她今天是姜睿的女伴,那么简修的女伴自然是另有其人了,正是姜睿安排给简修的那个女人,名字似乎叫安悦宁。

????一眼看过去,沈言就微微皱了眉,因为那个女人长的跟沈言很像。

????顿时沈言也就明白了姜睿的打算,这是在多次尝试未果之后,决定给简修一个自己的替身了?

????安悦宁也察觉到了沈言的目光,顿时遥遥的看了过来,脸上露出一点淡淡的笑意,竟还朝她点了下头。

????她这一笑,沈言眉头皱的更紧了,因为她发现,这个女人连神情都是在故意模仿自己。

????没人喜欢一个刻意模仿自己的女人,沈言也不例外,于是她收回了目光,嘴角挂着微微的讽刺,“原来这就是你对付简修的终极武器?可惜,假的就是假的,再像也只能是假的。”

????姜睿微微一笑,“可有时候,在重重选择之下,有一个假的陪着,对他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话音刚落,两人已经走至会场中央。

????不过众人的目光第一时间都不是看向姜睿,而是看向了沈言……嗯,坐着轮椅的女伴,实在也是有点儿奇葩了。

????而且再一看,大家就看到了沈言那套价值不菲的首饰,女人一个个都不免眼红,男人们一个个的只在心中衡量着沈言在姜睿心中的地位,考虑着一会儿要不要先去拍拍沈言的马匹,让她帮忙吹吹枕边风?

????姜睿站在中央的台子上,微笑着致辞,然后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沈言,又客套了几句之后,晚宴也就开始了。

????说是晚宴,可没人是真的来吃东西的,一个个之所以过来,那都是对姜睿有事相求的,所以姜睿刚一下来,立即就被人包围了。

????沈言在旁边看着这些人假惺惺的样子,心里实在膈应,正想着要不要先找个人少的地方清闲一下,忽而却看到简修也带着那安悦宁朝他们过来了。




欢迎大家访问:四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shu46.com/book/89587/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