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已身上反应来看,这个年纪轻轻的张小天真不愧是名医的后代,看来自已运气真的是太好了。他起身看到一脸疲惫的张小天道:“小兄弟,那真是辛苦你了。”

  张小天看着还一脸丑态的刘鸿山,他邪邪的一笑对刘鸿山道:“大哥,你要赶快泄火,不然的话,你那引以为傲的家伙会充血坏死的,当然现在你这是治标不治本,而且这只能维持三天,如果三天得不到有效治疗的话,你再想找小弟我帮你治,那时小弟都回天无术了。当然如果想要长治久安,兄弟还要跟你配一些中草药,只是那些药材都是名贵药,所以要花不少钱呢,大哥你看……”

  听到张小天这么一说,那个刘鸿山正猴急的想急着回去上那个小婆娘,他要一试钢火。听到张小天提到钱,他大声说道:“小兄弟,给,这是一个银行卡,卡里还有六十万,全给你,密码是卡号后面的六位数。”刘鸿山说完,他也来不及跟张小天套近乎了,他要忙自已的活去。临出医务值班室的门时,那刘鸿山还不忘回头道:“小兄弟,有空我请你吃饭。”

  “唉,大哥,你要记住我的话,只有三天的时间,这三天之内我会把草药送给你的,你千万别关机啊!”现在张小天比那个刘鸿山还急,医者,以救人为目的,如果自已没有尽到告知的义务,失手了,自已内心是过意为去的,这简直就是间接杀人嘛!

  “知道了,小兄弟!”等刘鸿山回答的时候,他已经走出走廊很远了。

  “搞定!”张小天对着刘鸿山给的卡,他激动的亲吻了一下,现在有了六十万,还苏琪的钱是没有问题的了。现在自已答应了请那漂亮的小护士吃饭,张小天看了看表。九点钟不到,现在自已到其他地方转转看看还有什么外水可捞的。

  张小天脱下白大褂,为了避免和孙梓直接见面,他稍稍打开医务值班室的门向外张望了一下。然后就向楼下走去。因为张小天知道,孙梓是个很高傲的人,他一般是不会亲自到其他病室的。

  回到家的刘鸿山,他在那豪宅里四处转了转,并且大声的呼喊着:“莉莉,莉莉!”一个中年保姆听到喊声马上跑过来道:“老板,莉莉出门打牌去了!”

  他奶奶的,上午就打什么牌,听到保姆这么一说,刘鸿山向保姆一挥手。然后拿起电话打了过去,马上一个娇嗔的声音传了过来:“亲爱的,有什么事吗!我现在在王太家打麻将呢!”

  “快点给我回来,我有急事找你!”刘鸿山急不可耐的对莉莉说道。

  莉莉稍一迟疑,她知道刘鸿山的脾气。只好歉意的对王太她们几个麻友笑道:“我的那个找我有急事,真不好意思啊!改天再陪你们的。”

  其中一个四十来岁,稍显发福的中年女性猥琐的对莉莉说道:“莉莉,叫你那个怜香惜玉点,这么大白天的就发什么骚劲!”

  莉莉一阵浪笑,她对那些太太们道:“我这老公啊,他一天到晚都想和我……唉。男人嘛,还不就是那一回事。”转过身的莉莉不由一阵黯然,如果刘鸿山真的是自已那么说的就好了,他那个不行,一个整晚都折磨得自已没法睡,以至于自已看到路上跑的公狗都一阵冲动似的。但没有办法。他有钱呗!

  刘鸿山打完电话,他急急忙忙的跑到洗浴间冲了个凉,然后一丝不挂的躺在房里,看着那如大棒一样一直不消退的家伙,刘鸿山不由一阵得意。但莉莉还没有来,他不由感到心情烦燥,这个死八婆,正当刘鸿山想再打电话催莉莉时,只听得那保姆对一个人说道:“莉小姐,老板在楼上等你,他好像有急事!”

  莉莉蹬蹬的急忙上了楼,她直接走进了房间,看到刘鸿山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擎天柱正高高的举起,她一声娇笑,你这个死鬼,原来叫我回来就是为了这事,那个叫莉莉的女孩子三下两下的脱完衣服就扑了过去。

  这一战,只到下午二三点才结束,而且还是在莉莉的告饶下。莉莉没来得急问刘鸿山今天是吃了什么药,竟然这么厉害,而是直接瘫软着睡去。看着身边这白晃晃的一堆嫩肉,刘鸿山满意的点了点头,就让这小蹄子在这睡,老子今天要到外面去一振雄风。

  刘鸿山坐在床边抽了一根烟,然后冲了个凉,看到二弟还兴致昂昂,他出门开车而去。

  现在不到四点,夜总会还没有正式营业,好在自已是熟客,刘鸿山在路上就给一家夜总会的大堂经理打了个电话,他简要的说了一下情况,刘鸿山嘴角邪邪的一笑,然后开车直达夜总会。

  张小天溜出了高干科那层楼,他坐在医院院子里一处休息处,他默默地练了一会功,感觉一下好多了,他马上起身在医院里四处瞄着,看看还有没有上网的鱼,他奶奶的,这钱也太好赚了,聊天包治疗,也就只有一个多小时,竟然就赚了六十万,只怕抢银行都没有这么发达呢,看来自已学医没有错。张小天只顾着到处转,哪知早有一个人也跟他一样,那就是顾老师。

  因为病因已经确定,顾老师来找医生商量做手术的事情。但医生的一番话,一下子把她打入冰窖中。要么左乳整个切除,但不一定保证不复发。要么手术后进行化疗,但癌变已经是中期,还要担一定风险。看你自已怎么拿主意。

  听了医生的话,顾老师是欲哭无泪。她还年轻啊,她的人生道路还很长呢,自已还没有恋爱,结婚,还有父母的养育之恩没有报,自已还有好多的事情要做啊!

  顾老师惨然一笑对医生说:“等我想想吧,想想再说。”

  那医生看了顾老师一眼道:“好吧,不过以你的病情,你还是快点作决定的好,对于这种病,你是一个医学院的老师,我相信你一样的清楚。”顾老师点点头,她默然地从医生那里走了出来。

  缘份,缘份,两个心神不定的人在医院走廊里走着,不小心竟然撞到了一起,他们正想向对方道歉,哪知他们两人同时惊异的说道:“张小天是你!”

  “顾老师是你!”

  看到顾老师一脸落寞,手里还拿着化验单。看到面前是张小天后,顾老师猛的把化验单往后一藏。

  张小天哪里不知道的,他笑着真诚的对顾老师说道:“顾老师,不要急,你的病我能治,我相信你也到高干科调查过我了,你一定相信我的能力了吧。”

  听到张小天这么轻易说了出来,顾老师一想到自已的病是在*之处,她不由脸一红。她偷偷地瞄了张小天一眼,发现他竟然没有任何异样,也许是自已想多了吧,他毕竟是医生,对于一个人来说,那就只是由不同器官构成的。自已上课时也是这样对同学讲,但一轮到自已了,心理上还是过不了关。

  “顾老师,我们走吧,”张小天轻轻地对顾老师说道。

  顾老师没有说话,她轻轻地把化验单放入自已随身的挎包里,然后跟着张小天走出了医院。

  在出租车上,顾老师还是忍不住问道:“张小天,你今天没有去上学,是不是因为吴主任的事?”

  张小天摇了摇头,他笑着对顾老师说道:“我本来托了苏琪跟你请假的,哪里知道你并没有在学校啊,现在我算是向你请假了。事情是这样的,我昨天不是打了吴道坤嘛,公安把我抓了过去,后来不知怎么的,那个飞哥竟然不顾前嫌,他不但担保我出了公安局,而且还请我到大世界喝酒,两个人啦,两瓶茅台,直把我喝得分不清东南西北,这不今天肚子不舒服就上医院来了嘛!”

  “你是医生,难道自已的病都治不了?”顾老师轻轻一笑对张小天道。

  看到顾老师笑得那么美丽,张小天心神一凛,他笑着对顾老师说道:“亏你顾老师还是医学院的老师呢,俗话说得好,医者不能自医嘛,不管别人是什么病,只要有口气在,我张小天就能救活他的。”

  这也不是吹牛,张小天现在真的有这种本事,因为医毒经里有着太深奥的东西。顾老师听到张小天说出这样的大话,她不由心里一怔,这个小子倒真是狂得可爱。

  而那出租司机开始听到这个年轻的男孩子打了老师,后又被飞哥保了出来,那飞哥不就是这东区道上的一哥嘛,他正在惊奇时,想不到这个年轻的男孩子竟然说出这不可思议的话来。他不由一笑道:“小伙子,看不出你年纪轻轻,竟然是神医呢,应该是学医的吧,想法不错。”

  听到出租司机这么一说,张小天就不服气了,他对出租司机道:“出租大哥,你知不知道张仲景,他是医圣,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总之是我的祖先。”听到张小天这么一说,那出租司机和顾老师不由相继哈哈大笑。这小子真是太搞笑了,不如去当相声演员的好。说实在的,张小天并不是吹嘘自已,而是他真的有这个实力,现在从外表看,张小天才十九几岁的年龄,别人不相信他那是情有可原的,对人来说,第一感觉最重要嘛!

欢迎大家访问:四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shu46.com/book/60019/191/